当前位置:首页 >>通 神 论(三) >>

通 神 论(三)

五、理气

     理承气行岂有常,进兮退兮宜抑扬。

     原注:阖关往来皆是气,而理行乎其间。行之始而进,进之极则为退之机,如三月之甲木是也;行之盛而退,

退之极则为进之机,如九月之甲木是也。学者宜抑扬其浅深,斯可以言命也。

    任氏曰:进退之机,不可不知也。非长生为旺,死绝为衰,必当审明理气之进退,庶得衰旺之真机矣。凡

 

五行旺相休囚,按四季而定之。将来者进,是谓相;进而当令,是谓旺功成者退,是谓休;退而无气,是谓囚。

 

须辨其旺相休囚,以知其进退之机。为日主,为喜神,宜旺相,不宜休囚;为凶煞,为忌神,宜休囚,不宜旺

 

相。然相妙于旺,旺则极盛之物,其退反速,相则方长之气,其进无涯也。休甚乎囚,囚则既极之势,必将渐

 

生;休则方退之气,未能遽复也。此理气进退之正论也。爰举两造为例:

伤 丁亥 卩

比  己酉

官  戊申

杀 庚戌 伤

才  丁未

劫  丙午

甲辰 才

印  乙巳


卩 壬申 卩  甲辰



    甲木休囚已极,庚金禄旺克之,一点丁火,难以相对,加之两财生杀,似乎杀重身轻,不知九月甲木进气,

 

壬水贴身相生,不伤丁火。丁火虽弱,通根身库,戌乃燥土,火之本根,辰乃湿土,木之余气。天干一生一制,

 

地支又遇长生,四柱生化有情,五行不争不妒。至丁运科甲连登,用火敌杀明矣。虽久任京官,而官资丰厚,

 

皆一路南方运也。



劫 乙亥  比  己卯

劫  戊寅

杀 庚辰  才

印  丁丑

官  丙子

甲戌 伤

才  乙亥



卩  壬申 卩  甲戌



    此与前大同小异。以俗论之,“甲以乙妹妻庚,凶为吉凶”,贪合忘冲,较之前造更佳,何彼则翰苑,此

 

则寒袷?不知乙庚合而化金,反助其暴。彼则甲辰,辰乃湿土,能生木,此则甲戌,戌燥土不能生木;彼则申

 

辰拱化,此则申戌生杀;彼则甲木进气,而庚金退,此则庚金进气,而甲木退。推此两造,天渊之隔,进退之

 

机,不可不知也。

六、配合

    配合干支仔细详,定人祸福与灾祥。

    原注:天干地支,相为配合,仔细推详其进退之机,则可以断人之祸福灾祥矣。

    任氏曰:此章乃辟谬之要领也。配合干支,必须正理搜寻详推,与衰旺喜忌之理,不可将四柱干支置之弗

 

论,专从奇格、异局、神杀等类妄谈,以致祸福无凭,吉凶不验。命中至理,只存用神,不拘财、官、印绶、

 

比劫、食伤、枭杀,皆可为用,勿以名之美者为佳,恶者为憎。果能审日主之衰旺,用神之喜忌,当抑则抑,

 

当扶则扶,所谓去留舒配,取裁确当,则运途否泰,显然明白,祸福灾祥,无不验矣。

才  甲子 伤

乙巳

卩  戊辰 财  庚午

卩 

伤  辛未

庚申 比  壬申



卩  癸酉

食  壬午 官  甲戌



    此造以俗论之,干透三奇之美,支逢拱贵之荣,且又会局不冲,官星得用,主名利双收。然庚申生于季春,

 

水本休囚,原可用官,嫌其支会水局,则坎增其势,而离失其威,官星必伤,不足为用。欲以强众敌寡而用壬

 

水,更嫌三奇透戊,枭深夺食,亦难作用。甲木之财,本可借用,疏土卫水,泄伤生官,似乎有情,不知甲木

 

退气,戊土当权,难以疏通,纵用甲木,亦是假神,不过庸碌之人。况运走西南,甲木休囚之地,虽有祖业,

 

亦一败而尽,且不免刑妻克子,孤苦不堪。以三奇拱贵等格论命,而不看用神者,皆虚谬耳。

伤  丙子 卩

庚子

才  己亥 印 辛丑

劫  壬寅

乙丑卩  癸卯

杀  甲辰



印  壬午 食  乙巳



    此造初看,一无可取,天干壬丙一克,地支子午遥冲,且寒木喜阳,正遇水势泛滥,火气克绝,似乎名利

 

无成。余细推之,三水二土二火,水势虽旺,喜无金;火本休囚,喜用土卫,谓儿能救母;况天干壬水生乙木,

 

丙火生己土,各立门户,相生有情,必无争克之意。地支虽北方,然喜己土原神透出,通根禄旺,互相庇护,

 

其势足以止水卫火,正谓有病得药。且一阳后万物怀胎,木火进气,以伤官秀气为用。中年运走东南,用神生

 

旺,必是甲第中人;交寅,火生木旺,运登甲榜,入翰苑,是以青云直上。 由此两造观之,配合干支之理,其

 

可忽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