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起名的忌讳 >>

起名的忌讳

 

    宝宝呱呱坠地,父母最关心的事莫过于给孩子起个好名字。许多人为了给儿女取个好名字,绞尽脑汁,翻《辞海》,看唐诗,问朋友,结果取的名字并不理想。命名,看上去容易,实际上是有一定难度的。两三个字的简单组合,里面却包含了许许多多的技巧和方法。要做到名字顺口、简单、含义深刻、令人难忘,在命名时就要注意形、音、意三条原则。这一点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难,原因在于命名时存在许多忌讳。为了防患于未然,现将这些起名时常见的忌讳归纳如下:

 

    1、忌讳祖先和先贤的名字

 

    汉族起名,一般要避开祖先的名号。其一是汉族传统极讲辈分,以祖先名字为名,不但扰乱了辈分的排序,而且会被视为对祖先不敬。其二是由于汉族的特殊性决定的。汉姓,首先是承继父姓,然后起一个本人的名字,而某些少数民族及外国人,有本名、父名或本名加母姓、父姓。如法国人的姓名通常为三段,即本名,加母姓,加父姓。如果汉族姓名在承继了父姓以后,再加上祖先的名字,这样就根本无从分辨这个人的辈分了。

 

    2、忌讳生冷字

 

    名字是供交际使用的,否则,名字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当今的时代是计算机的时代,绝大多数计算机储存的汉字仅限于常用字。如果命名时使用一些生僻字,必会影响人与人之间的交际。同时,命名使用生僻字,还会增加工作的难度、麻烦。

 

    人们选用生僻字的动机其实很简单,就是为了不落俗套。但一般人们认识的常用字,却不过三、四千字,而命名又主要是为了让别人称呼,虽然要避免俗套和雷同,但不能靠使用生僻字来脱俗和张扬个性,否则影响了形象,妨碍了交际,可谓得不偿失。

 

    3、忌讳姓名字体的单调重复

 

    有些人命名时喜欢利用汉字的形体结构做文章。例如:石磊、林森等名字。这种命名的审美效果颇佳,可惜姓氏能使用这种方法的微乎其微,并不是人人都适用

 

    有些人取名时喜欢用部首偏旁相同的字,并将此作为一种命名技巧来推广,如李季、张弛,这种技巧实际上不值得提倡。如果姓名中三个字的部首偏旁完全相同,就会让人有单调之感,特别在书法签名时.就会强烈地感觉到.偏旁部首相同的名字.如江浪涛、何信仁等.不论如何安排布局.都有一种呆板单调之感.不会产生点事纵逸、变化多姿、曲折交替、气韵贯注的美学效果。所以.我们取名时不仅要考虑高雅脱俗的抽象美.还要注意书写时变化多姿的形象美。

 

     过去的字形命名有两种技巧,一个是拆姓为名,另一个是增姓为名。所谓的拆姓为名是指取名时截取一部分作为名,或者把姓分割为两部分作为名。如商汤时的辅弼大臣伊尹,就是取姓的一部分“尹”而构成的;此外,现代著名音乐家聂耳,著名作家舒舍予(老舍)、张大弓、许午言、董千里、杨木易、雷雨田、何人可等是将姓拆为两部分作为名的。古代有些人将名剖分为字,如南宋爱国诗人谢翱,字振皋羽,字即由名拆开而成。明代的章溢字三益、徐舫字方舟、宋玫字文玉,清代的尤侗字同人、林佶字吉人都属此类,还有些人是将姓名剖分为号,如清代的胡珏号古月老人,徐渭号水月田道等。所谓的增姓为名是指在姓的基础上再增添一些笔划或部首构成一个新字成为名,如林森、于吁、金鑫、李季等。

 

    4、忌讳多音字

 

    我国的姓氏多半属于单音字。也有个别姓氏属于多音字,如:乐字。这种姓氏在交际时会造成麻烦。山东某地有一个学生名叫乐乐乐,老师上课时却不知该怎么叫他。这个名字的三个字都是多音字,有八种读法,别人在读的时候,难免会读错,造成双方的尴尬,影响了双方的交际。

 

    所以,应尽量回避多音字。如果要用,最好通过联缀成义的办法标示音读。例如:崔乐天、孟乐章。前者通过“天”说明“乐”当读lè,后者通过“章”说明“乐’读yuè。

 

    另外,汉语中也有相当一部分多音字常只用一个音。这样的多音字在命名时就不必担心会产生误读。

 

     5、忌读“绕口”字

 

    命名时有的人会用到叠音的方法。例如:丁丁、方芳、辛欣等。

 

    如果不是叠音的姓名,名和姓的发音方法就要拉开一定的距离,否则,读起来不顺口,达不到的效果。有些名字读起来费劲,弄不好就会读错、听错,原因在于取名用字拗口,几乎成了“绕口令”,如沈既济、夏亚一、周啸潮、耿精忠、姜嘉锵、张昌商、胡楚父、陈云林、傅筑夫等。这些名字有的连用两个同声母字,如亚一、姜嘉等。有的连用两个同韵字,如既济、夏亚、啸嘲、胡富、励芝等。前一种是双声,后一类是叠韵。有的三个字同韵,如张昌商、胡楚父、陈云林、傅筑夫等。所谓“绕口”字,主要是指双声字、叠韵字和同音字。由于声母相同,连续起来发音费力;韵母相同的字连读,发音也较困难;所以,双声叠韵是造成“绕口”的主要原因。由此看来,忌用“绕口”字起名,主要是指不用双声、叠韵字起名,掌握了这个规律,就好办多了。

 

    符合音美标准的命名,应当是名和姓的声母不同组、韵母不同类。例如:彭涛、冯企、娄韵、齐飞、余声、万鸿等。这些命名,由于名和姓的声韵异组异类,因而声音有了变化,读起来比较顺口悦耳。

 

    如果名和姓同组,甚至完全相同,只要处理好韵母的关系,效果也很好;反之,名和姓同类,甚至完全相同,那就要在声母上下一番功夫.例如:彭宾、冯凡、娄林、张晨、余宽、方川等。

 

    6、忌读不雅的谐音

 

    有些人的名字表面上看起来非常高雅,但读起来会与另外一些不雅的词句声音相同或相似,很容易引起人们的嘲弄,成为人们笑柄。这种语词可分为两类:一是生活中某些熟语,一是贬义词。例如:宫岸菊(公安局)、蔡道(菜刀)、卢辉(炉灰)、何商(和尚)、陶华韵(桃花运)、李宗同(李总统)、汤虬(糖球)、包敏华(苞米花)等等。

 

    上述谐音使姓名显得不够严肃,不够庄重,在大庭广众之下容易成为笑柄。另外有一些名字易被人误解为贬义词,如:白研良(白眼狼)、胡礼经(狐狸精)、沈晶柄(神经病)等。

 

这种谐音往往变成绰号。如果起名时不慎重,很容易给儿女造成沉重的心理负担。

 

     7、忌讳过于时髦的字

 

    在历史的任何阶段,总会涌现出一些极为时髦的字眼儿。如果命名时追逐这样的字,会显得单调、重复而没有深意。

 

    另外,在取名中不要采用过于洋化的名字,最好涵盖着中华民族传统的伦理道德、审美意识和文化价值。选用过于洋化的名字,在日后的社会变迁和人际交往中,可能会给对方造成一种轻视和不快的印象。

 

    8、忌讳过于夸赞的字

 

    名字好听与否,不在于用词多么华美,而在于用词是否恰到好处。有的人在给男孩起名时,总喜欢如豪、强、猛、闯之类过于生猛的字,这些字虽读起来刚强有力,但缺乏内蕴,给人一种放荡任性、不拘礼法的感觉。有的人在给女孩子起名时,总喜欢花、萍、艳、桃、柳等字眼。花虽俏丽明艳一时,独占秀色,出尽风头,但终会零落,给人一种不定的感觉。所以民俗中认为,取名时应尽量避开这些表面上明丽的字眼。

 

    9、 忌讳简单名字

 

    目前我国出现单名热,而单名最大的弊端就是造成大量的重名现象。以四千个汉字计算,如果所有的人都使用单名,一个姓氏的单名只能有四千个人使用,第四千零一个人就开始重名。这样,重名的概率必然大大增加。相反,如果采用双名,重名的概率是很低的。

 

    从审美的效果看,双名无论是字形的搭配、字音的谐调还是字意的锤炼,都具有无法比拟的优越条件,它选择的余地比单名要大得多。只要充分发挥汉字优势,取一个既雅致又响亮的名字并不是什么难事。

 

    10、 忌讳名字的禁区

 

    名字的“禁区”有的是社会约定俗成,有的则是字义的限制,有的是源于自身的社会观念和审美意识。

 

    某些表示秽物和不洁的字一般不入名字。人体的部分器官名称不入名字,不过也有一些人体器官与别的字相配合而另有新义的例子,如“心”与其它字组合而成的词,与人体器官的意义已大不相同。

 

    某些动物的名称不宜入名。但有些动物也可入名,如金豹、文虎、平鸽、小燕等。

 

    某些元素名称不入名,但又有五种常入名,如:金、银、铜、铁、锡;取名为金玉、铁生。

 

    表示辈分的称谓字,一般不入名。

 

    文艺作品中的典型人物的姓名也多不取,因为典型人物的姓名与其代表的特定含义已成为中国文化的一部分。

 

    除以上几类外,当然还有许多字、词和姓名不便或不宜入名。姓名禁忌,实际上包罗万象、博大精深,包含着政治、文化、习俗、心理等许多内容,需要在命名时以实际情况出发,字斟句酌,方能取得好名。